战国之剑圣·上泉信纲(章四)(作者:饭富左津)

第四章:一代剑豪柳生宗严

 

信纲一行在大和与宝蔵院胤栄.柳生宗严碰面,而宗严的人品学识令信纲认定了他日将新阴流道统继承并发扬光大者,非宗严不可。

 

.与宝蔵院胤栄的相遇

 

离开伊势后的信纲一行,来到大和首先拜访的是宝蔵院胤栄。胤栄隆重地接待了这批来宾。不久,两人闲谈之后开始了试合。胤栄使用的是惯用的长枪,而信纲则是手持袋韬(用皮包着的短竹枝,最后演化,成为了……下面有介绍)相对。


信纲所持的「袋韬」,在这时的作用不过是令脆弱而极易碎裂的竹枝在毛皮包裹下变得比较牢固而已。虽然在那个时间里,木刀的使用已经相当普及,但是依旧有不小的危险性,最坏的场合下很有可能至人于死地。在信纲的门人中,也存在着试合时被误杀的事件。于是乎信纲对制剑的材料进行了一定的研究,最后发明了「袋韬」这种东西。可以说,信纲正是现代剣道所采用的竹刀的发明者。


胜负很快揭晓。后之宝蔵院流之祖,独立发明了十文字鎌枪而扬名世间的荒法师胤栄,几乎在没有任何抵抗下被信纲以袋韬所败。胤栄事后拜服于信纲精湛的剑术之下,请信纲指导他做了新阴流剑道的入门。被派出使者以信笺通知剑友柳生宗厳赶来。接到他信件的柳生宗厳,立即赶至「运命の立ち会い」(命运将发生巨变)的宝蔵院道场。

 

.与柳生宗严的相遇

 

赶到宝蔵院道场的宗严急切希望与信纲比试剑术。然而,他所得到的答复却是。「ではまずこの疋田文五郎と立ち会いなされ」(请先与我的弟子疋田文五郎比剑)。一瞬间,宗严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畿内随一」的实力评价,居然只配与其弟子比试?极度不满的宗厳认为这不过是小菜一碟,然而谁知道……


胜负揭晓时,一度对疋田文五郎扬言要在一合内取胜的宗严,连续三次被三招完败。在当时,被徒弟击败的人按道理是没理由再向师傅挑战的。但宗严却这幺做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信纲竟然愉快地答应了对方请求。


以宝蔵院胤栄在旁为证,信纲与宗严间持续三昼夜的比剑展开。比试结束后,心悦诚服的宗严拜信纲为师,并邀请众人到柳生之乡让自己好好招待。信纲接受邀请来到了柳生之乡。美丽的乡村让信纲十分喜欢,更何况还有宗严的父亲家严带领柳生家所有族人热情欢迎。


在柳生之乡住下的信纲,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向柳生一族传授他的技艺。特别是对宗严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战国世事无常,在柳生之乡迎来永禄七(1564)年正月的信纲,突然得到噩耗。


正月七日,北条氏康所统治的下総国府台被里见义弘·太田资正连合军撃破,信纲之子秀胤在此役英勇戦死。得到消息的信纲悲痛万分,又见在柳生一族的传业基本完成,于是留下给宗严的剑术研究课题,离开了柳生之地。而这个课题,正是柳生新阴流的精髓「无刀取り」,即身无寸铁而如何压倒对方得到最后胜利的方法。宗严领受。

而疋田文五郎则继续留在了柳生之乡。

 

军法军配天下一

 

信纲回到关东,料理完秀胤后事。紧接着上京,访问山科言継。就在他滞留京都这段时间里,上泉信纲的名声传到了将军足利义辉耳里,并请信纲至官邸一叙。这也成为了信纲登上他人生颠峰的基点。虽然有人中伤说,这个边远地区的剑客的武艺不可能背将军看中。然而以弘流为人生目标的信纲对虚名根本不重视。


在北畠具教与山科言継相继推荐下,终于,永禄七(1564)年6月18日,信纲将一生最大的舞台搬到了京都二条御所。


在其上覧演武之际,信纲将打太刀任务交给了神后伊豆,这个25歳的青年剣士。而此时,已经闻名天下的丸目蔵人佐长恵得知了信纲演武得消息。丸目藏人佐长惠,肥后相良家家臣。是当时九州岛一之兵法者天草伊豆守弟子,且剑术驾凌师傅之上的麒麟儿。在上洛时已得闻信纲之名,故见面即要求比试,这与宗严的做法但很相似。经过简单的切磋,藏人佐长惠也拜在了信纲门下。信纲为了青年的发展,遂安排弟子神后伊豆守当场演练剑法,结果神后伊豆大获成功。义辉感服,赐予信纲「兵法新阴、军法军配天下一」的称号,并经信纲推荐,任命神后伊豆为将军家的指南役(武术教练)。信纲就此迎来了他人生的颠峰。

 

清兴曰:既然说到了宗严,也想谈论下自己的看法。日本战国时代,备誉为剑圣的只有两位:上泉信纲与宫本武藏。然而我认为,真正能被称为剑圣中的剑圣的,只有柳生宗严。论武艺,宗严已经驾凌师范信纲之上;论品行,宗严剑术大成后,将其一生的精力全部放在了如何发扬剑道,发展剑术上,比起成名后第一件就是求官的武藏,宗严之行远远非武藏所及,且剑术绝对不会在武藏之下,怕还在其上多矣!这样的人,却只得了个剑豪的名声,是不是太奇怪呢?

标签: 上泉信纲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