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笔记与评论 » 读书心得 » 文章内容

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18)笛卡尔

一、新知

1、笛卡尔(1596-1650)其人
(1)生平
 1)在欧洲各地游历、居住
 2)从军打仗,前往巴黎、荷兰,最终在瑞典去世
(2)基本倾向:理性主义
 1)不能完全相信古籍的记载,也不能完全信任感官的知觉
 2)唯有透过理性才能获得确实的知识(理性是通往知识的唯一途径)
(3)地位:现代哲学之父
 1)是文艺复兴时期人们重新发现人与大自然的价值之后,第一个创立一套哲学体系的人
 2)建立了一套从基础开始创立,企图为所有重要的哲学性问题寻求解释的哲学
(4)基本关怀
 1)人所拥有的确实知识
 2)肉体与灵魂之间的关系
2、知识论基础
(1)提出的背景
 1)许多人在知识论上持一种全然怀疑的论调,认为人应该接受自己一无所知的事实
 2)自然科学开始发展出一种精确地描述自然界现象的方法,笛卡尔认为有必要寻找从事哲学思考的类似精确方法
(2)方法论原则
 1)除非能够清楚分明地知道某件事情是真实的,否则就不能够认为它是真的
 2)一个复杂的问题应尽可能细分为许多不同的因素,再从其中最简单的概念出发
 3)哲学应该从最简单的到最复杂的
 4)必须时时将各种因素加以列举与控制,以确定没有遗漏任何因素
(3)数理思维
 1)原因:唯有理性才能使我们得到确实的知识,感官则并非如此
 2)表现:用数学方法进行哲学性的思考,用证明数学定理的方式证明哲学上的真理
 3)实质:通过初始原理的可靠,实现知识体系的真实可靠
3、从“我思故我在”开始
(1)起点:怀疑一切
 1)目的:为不使思想建立在一个不确实的基础上
 Ⅰ、排除前人理论的影响
 Ⅱ、排除感官的误导(做梦时人们也以为自己在真实世界中)
 2)方法:在一开始就对每一件事都加以怀疑,直至理性能清楚分明地知道的真实
(2)第一个“真”:我思故我在
 1)怀疑中必然存在一个怀疑的主体:会思考的存在者
 2)“会思考的存在者”的存在是可以直观意识到的
 3)我们对“思”的直观比感官所观察到的物质世界更加真实
(3)第二个“真”:上帝存在
 1)人具有清晰的“完美的实体”的概念
 2)对于完美实体的概念不可能来自不完美的人,只能来自完美实体本身
 3)如果完美实体不存在,那么就不算完美
 4)上帝存在
(4)第三个“真”:外在世界存在
 1)外在世界有若干可以用理性察知的特点(比如数学的“量”),它们对理性而言和“我思”一样显而易见(“质”则全赖感觉经验)
 2)完美的上帝可以确保理性认识的真实性,所以当理智清楚地认知一件事物时,这件事物必定如我们所认识
4、二元论
(1)两种实体(真实世界)
 1)思想(或“灵魂”):纯粹属于意识,不占空间,也不能再分解为更小的单位
 2)广延(或“物质”):纯粹是广延,会占空间,可以被分解为更小的单位,但没有意识
(2)二者的关系
 1)都来自上帝,因为为由上帝是独立存在,不隶属任何事物
 2)彼此没有任何接触,相互不受影响
(3)二者的特性
 1)灵魂具有自由,可以独立运作,不受身体的影响
 2)广延是机械、唯物的,必须遵守一套适用它们的法则
(4)二者的结合(人)
 1)基本特点
 Ⅰ、人是二元的存在物,既会思考、也会占空间;因此既有灵魂,也有一个广延的身体
 Ⅱ、人理智所思考的事物并不发生于身体内,而是发生于灵魂中,因此不受广延的世界左右
 2)相互作用
 Ⅰ、人体的灵魂与物质在松果腺内相互作用,因此灵魂会受到与身体需要有关的感觉和冲动影响
 Ⅱ、灵魂也有挣脱原始冲动,独立于身体来运作的能力,使理性获得身体的掌控权
 (Ⅰ)灵魂能够超越身体,作出“合乎理性”的行为,因此比身体高尚
 (Ⅱ)灵魂不会衰老,理性永远确定

二、新语

1、我思故我在

对于不清楚笛卡尔哲学的人来说,这句话大概就是他思想的全部。对于它的通俗解释是多样的,但大多很成问题。在这里,重要的是理性的直观,而不是其他。所以说,不是“因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或者“我不能怀疑我在怀疑”,而是怀疑中必有我思,这是我的理性直观所得到的,也是笛卡尔看来最确切的存在者。随后,上帝的存在是“我思故我在”的方法论逻辑所确保的,而外在世界的真实是上帝确保的。这样一来,关于世界知识的可靠基础就在笛卡尔心中建立起来了。

2、理性直观

过去我只知道感性是直观的,但在笛卡尔那里,理性也有一种非思维、逻辑的形式,即理性直观。比较典型的例子如上面提到的“我思”:我是怎么意识到我思的?显然不是依赖身体的感觉,其次,也没法从什么逻辑来论证他。我思,就是我思,在我们思考的时候,都能直观地从理性发现我思,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理性直观了。

3、身-心二元论

西方世界对于身体-灵魂关系的认识和实践是我最近关心的一个课题,而从不少论述看,笛卡尔的身-心二元论似乎是这一论题的成熟阶段,或者说,笛卡尔的观点就是古代和中世纪西方对身-心二元认识的集大成者了。在笛卡尔那里,主要有以下几个倾向:首先,灵魂和身体是有联系了,前者的自由受到后者的束缚;其次,灵魂也可以挣脱身体束缚,独立并以自由掌握后者,因此灵魂比身体更高尚;最后,灵魂所代表的理性认识是不会衰老或偏移的,在真实和确定性这一方面,它要完胜于身体。这只是一些不妥帖也不全面的概括,但对我认识笛卡尔以前的身-心二元论来说,或许已经能帮上不少忙了。

上一篇: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17)巴洛克下一篇: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19)斯宾诺莎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